法国总理:法国疫情发展快 确诊数每3到4天就会翻倍


樊瑞说,“接种后还是有担心的,但这件事绝对是利大于弊,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。这对我来说,也非常有意义。”樊瑞介绍,自己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,在接种疫苗前,就一直关注相关信息。“疫苗能够面世,一定经过了严格的过程,我也咨询了一些朋友,得到了一些中肯的建议。”

报道称,几名来自纽约州的医护人员告诉该媒体记者,急诊室和ICU的工作条件不断恶化,使得医护人员更加容易感染新冠病毒。由于口罩、防护服等供应有限,他们整天都穿着相同的防护装备。与此同时,呼吸机的匮乏可能很快就会让医护人员陷入痛苦的境地,因为他们要决定将呼吸机给谁使用。

然而,最令人的担忧的情况要数官方指南的内容调整,指南允许接触过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继续工作,只要他们没出现症状。一些医护人员说,他们被告知,只要他们没有症状,即使他们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,他们也可以继续工作。

3月19日,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,当日接种了疫苗。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,他的编号是“005”。“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,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。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,心里还是挺平静的。”接种疫苗后,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,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。

这名31岁的江苏小伙在武汉工作,3月19日成为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,编号“005”。“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,希望试验顺利量产,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,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。”

接种疫苗前,樊瑞在武汉做志愿者。

【海外网3月27日|战疫全时区】据“BNO Newsroom”报道,当地时间26日,意大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153例,新增死亡662例,累计确诊病例80539例,死亡8165例。

3月16日,樊瑞收到志愿者同伴发来的信息,内容是招募重组新冠疫苗志愿者。随后,他就和同伴一起报名并进行了身体检查。据公开信息显示,Ⅰ期试验需要的志愿者并不多,仅限武汉地区常住居民,年龄18-60周岁。志愿者会被分为低剂量组、中剂量组和高剂量组三组,每组36人。经过筛选和体检后,符合要求的志愿者可以接种疫苗。樊瑞便是低剂量组中的一员。

美国纽约州韦斯特切斯特县圣文森特医院的护士威廉·达席尔瓦接受采访时称,他确信自己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一周以来,他一直在寻求机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,但是官员们却只是搪塞一番。

3月29日,是樊瑞在隔离点的第11天。在这里隔离期满14天后,还要居家隔离14天。